塞西有意参选总统 埃及或将重回强人政治时代,

塞西有意参选总统 埃及或将重回强人政治时代,

2017-06-27 09:23 作者:小编

1月11日,埃及武装部队总司令、国防部长兼第一副总理塞西公开宣称,如果埃及人民要求并获得军方支持,他就会竞选埃及总统。塞西这一政治态度让外界颇感意外,但中东政治观察家和时局分析家却认为,经历3年的残酷政治动荡与改革阵痛之后,埃及民众和社会精英不得不面对现实,忍痛急踩“阿拉伯之春”的“刹车”,让埃及重新回归强人政治之路。

军方领袖有意参选总统

11日,埃及官方媒体《金字塔报》透露,在开罗当天举行的一场埃及军队内部研讨会上,有人问率领军方推翻穆尔西政府的强硬派将军塞西是否会参加总统竞选?塞西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如果埃及人民希望我竞选,而我的军队同事又支持的话,我会以民主的方式参选的。”

塞西身边的人士对媒体透露,塞西还未下决心,但如果有明确的呼声要求他参加竞选,塞西可能无法做到置身事外。

去年7月,以塞西为首的埃及军队推翻了埃及首个民选政权穆尔西政府后,指定了一位过渡总统,并公开了民主过渡路线图,获得了国内多数民众和美欧的支持与理解。近来,多个政治团体也一直游说塞西参选总统,但他本人却迟迟不愿就此表态,令猜测四起。

针对此次塞西突然表明心意,中东问题观察家和政治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是因为在最近举行的一次军方会议上,军队已表示了对塞西参加总统大选的支持。尽管军方支持塞西的总统提名将给世界带来埃及发生军事政变的印象,但塞西的最新公开表态表明他及埃及军方对此并无顾忌,竞选总统的明确信号已经传出。

至于塞西参选总统的前景,开罗金字塔研究所最新的民意调查结果表明,如果塞西确定参加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他肯定有把握登上埃及总统宝座,而这也意味着埃及政坛将重回军事强人控制的时代,事实上也就是回归穆巴拉克的强人政治之路。

开启埃及三大投票序幕

塞西的最新讲话也正式开启了埃及新宪法草案公投、议会选举乃至总统大选三大投票的序幕。

本月14日至15日,埃及5200万选民将就新宪法草案进行投票,此次投票被外界视为未来埃及议会选举和总统大选的政治铺垫,更是塞西是否出山竞选总统的“试金石”。有分析人士指出,只要此次公投中有足够多的埃及选民愿意参加投票,并且又支持最新修宪的话,那么塞西角逐总统的信心将进一步增强。

一些接近塞西的人士透露说,塞西把新宪法草案的投票结果视为其是否受选民欢迎的风向标。穆巴拉克总统被推翻后,埃及首个民选总统穆尔西推动制定了新的宪法,但这部宪法带有浓重的宗教色彩。因此,此次新宪法草案投票的目的就是“去宗教与保守色彩化”。塞西表示,考虑到国内的一些政治势力会鼓动抵制投票和进行其他破坏活动,埃及军队与警察将全力确保投票顺利进行。塞西呼吁全埃及人民担起国家的责任,全力参加宪法修正投票,纠正民主道路,共同建设一个现代化的民主国家。

根据埃及最新民调预测,目前相当数量的埃及民众对新宪法草案持赞成态度,因而,如无意外发生,新宪法草案将获得超过70%的支持率。而根据埃及相关规定,新宪法草案获半数以上投票者支持即获通过。

根据埃及过渡政府公开的政治路线图,新宪法草案全民公投结束后,埃及政府会在今年2月底再度公审前总统穆尔西,然后逐步展开议会选举和总统大选。因而,此次投票被外界视为埃及军方主导的新一轮政治过渡进程能否继续推进的首个关键节点。

为了确保此次新宪法草案公投顺利进行,埃及内政部10日表示,公投期间将在全国各地部署超过16万名军警以及近万辆装甲车以维护秩序。内政部长易卜拉欣还警告说,任何威胁和破坏公投的行为都将受到严厉打击。

穆兄会等号召抵制公投

有埃及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新宪法草案公投顺利举行并获得通过,那么埃及将继续推进政治过渡进程。不过,随着公投临近,埃及眼下的暴力流血冲突极可能会再度升级。

被迫转入地下活动的穆斯林兄弟会支持者和一些参与推翻穆巴拉克政权的政治组织稍早前已经表示,他们会抵制三大投票,并将持续进行反对埃及军方干政的街头抗议示威活动,理由是新宪法草案来自一个“通过‘政变’掌权的政府”,不具备法律效力。

尽管穆兄会已被埃及当局定性为“恐怖组织”,该组织的1000余名领导层或被捕、或流亡,1000余所与穆兄会相关的学校或慈善机构被政府控制,但穆兄会的民间活动与号召能力却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仍有力量发起大规模抗议活动。由穆斯林兄弟会等多个伊斯兰党派组成的“支持合法性全国联盟”已号召其支持者在公投期间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

不过,有埃及政治分析人士指出,“抵制公投”对于穆兄会等组织而言是把双刃剑。因为虽然各派可借此表达对埃及当局的不满,但抵制大选将使此次公投中的有效反对票大幅减少,其结果反而将抬升支持票在总投票数中的比率,促使新宪法草案获得通过。因而,对于穆兄会而言,比较可行及可能的做法是,台面上高调鼓吹“抵制公投”,否认公投的合法性;台面下卖力鼓动其所有支持者积极投下反对票,抬升反对票比率,进而促使公投流产。